罗勒薄荷

Monkeyflower

因为他好,对我很好,什么都迁就我,从来不会不耐烦。他非常细心,记得所有我喜欢的东西,他会专心听我说话,安静的微笑,眼睛闪闪发亮。爱情有很多种,和他在一起是最安静的那种,到后来我甚至只要看他专注侧脸就觉得满足,他从书桌抬头的刹那,眼神迷离好似从另一个世界而来,十分动人。”


“海洛因时尚”,即选取赢弱得像吸毒过量、营养不良、衣着廉价肮脏的青少年做模特,表现一种颓废的时尚 她拍摄的模特身材瘦小,穿着廉价的尼龙短裤,身处非法搭建的贫民窟中,样子脏兮兮的



Max Farago

Corinne Day 's kate moss


 然后冯佳柏就打着伞,走进了细雨中。我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小,心里却在想,只要他回头过来看我,我就把我的廉耻心丢进海沟里,我要告诉他,早在六年前,我就开始迷恋他,我看他看的书,听他听的歌,说他爱听的话。之前那么多的淡定全是我的伪装。我要跑过去抱着他,我要央着他,让他等等我,求他不要丢弃我。没有了他,前路是那么凶险而漫长,未来是那么飘忽不可知。唯有你,唯有你是我的前行的力量。 
  所以,请你千万不要丢下我。 
  可是他没有回头。他变成了一个点,消失在了雨丝中。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曹格第一次见到吴速玲是2006年去垦丁拍MV,他见到她与3名辣妹从海滩离开时,对宣传人员用台语说:“水喔!(漂亮)”后来其中一个女生走来向他说:“我朋友想跟你拍照。”结果要拍照的辣妹就是吴速玲,但拍照后两人并没互相介绍,也没留下联络方式。没想到两人缘分命中注定,2006年底去夜店,又有朋友介绍他认识了吴速玲,虽然她有男友,他仍约她半夜开车上纱帽山,她酷酷地一路沉默。他找了一个碉堡看日出,搞笑说“好冷!你可以抱我吗?”成功逗笑吴速玲



陆臻想起清晨时分,在晨光下的勒多街头,夏明朗队长眼神犀利而狡黠,嘴角三分带笑,只是那样普普通通地坐着,就有让人随他赴死的魅力

都说深山之中有山鬼,被薛荔带女萝,既含睇又宜笑……前无没有这样妖娆,却有眼神桀骜,白刃嗜血。

我站在哪儿,哪儿就是我的地盘


我知道上海有我的亲人,我也知道,上海到处都是你们的仇人。你有耐心,也要看你有多长的命。”程翊甩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出了包厢。


陆臻会修改他的屏保程序,拿着他的电脑放歌,打击他打游戏的水准,鄙视他居然一把年纪还在听小虎队,嘲笑他果然祖国西部地区和东南沿海有地域上的代沟,然后在吃饭的路上双手插在裤袋里倒退着走,笑嘻嘻的对他唱星星的约会,平地起跳,做后空翻,像霹雳虎那样落地,帅得一塌糊涂。 

  他还是那么快乐,阳光灿烂,足可以照亮所有的黑暗与阴影,任何人心的角落。 


夏明朗微笑,抬手蒙住陆臻的眼睛,温声道:“睡吧。”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我可以认识你吗”开始,以“我他妈算是认识你了”结束。。


献世

发完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西洲曲


朝代:南北朝

作者:佚名

原文: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

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

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黄昏时偷来你的肋骨酿酒,百年后醉得有血有肉


你以后会明白,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

我不愿意将就。    以琛


梦想容易被遗忘,记得写下来



飞机在轰鸣声中起飞,我捂住脸号啕大哭起来。我可以计算出最复杂的数学题,我可以背出成百上千条公式定理,可是我依然不知道在这个六十亿人的星球上,相爱的概率是多少。

我依然不知道,那些平静蔚蓝的河水,究竟会流向哪一片海。

而我,终于失去了此生的唯一。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一个女生问一个男生,你爱我吗,男生说,不爱。女生问,那你能爱我三个月吗?男生说,不能。女生又问,那你能爱我一天吗?男生说,不能。女生最后说,那你能爱我三秒钟吗? 

男生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一二三,爱完了。” 

——爱完了。


为什么它 Outlook 映射快捷键 Ctrl + F 到前进而不是 Find,像所有权利思维程序?


它是一项普遍的公约,Ctrl+F键盘快捷方式启动查找操作。词呢,Excel 做,写字板它、 记事本呢,Internet Explorer 呢。但是 Outlook 不会。为什么 Outlook 不会与该程序?


倒带到 1995 年。


邮件团队是努力工作的邮件客户端,称为交换 (代码名称卡彭,符合所有芝加哥-从那个时代相关代码名称)。在那些日子里,Ctrl+F键盘快捷方式的确刚才打电话的查找对话框中,根据公约 》。


这时一个 bug 报告从 beta 版的测试人员想要进来Ctrl+F转发,而不是找到,因为他已经习惯于此键盘快捷方式从他在交换之前所使用的电子邮件程序。


这个 beta 版测试人员是比尔 · 盖茨。



你看,当你只有一个目标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你要相信,没有什么能真正改变你的一生,你的父母亲人不能,你的爱人伴侣不能,高考不能,毕业的第一份工作不能。因为改变你命运的,只有你自己。

昂起头大步走,和所谓的命运死磕到底,胜利女神在你前方笑得嘴都咧开了。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 大话西游


有吸毒前科、反社会且叛逆、并患有厌食症的莉斯·莎兰德。

 可是剧本里的莎兰德是个冷漠得让人头疼的姑娘,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刚跟一群重摇滚乐手狂欢了一星期。苍白,天生红发却染得乌黑,头发超短,眉毛和鼻子上穿洞,脖子上刺了一只约两公分长的黄蜂,左臂二头肌和左脚踝处也各有一圈刺青。当她穿无袖背心时,能看到右肩胛骨上文着一条巨龙……

叛逆,不羁,冷漠,强大,睚眦必报,即是朋克帅T,也是腹黑萝莉,跨着大哈雷闪电一般穿梭巷道;深夜拥美人入怀,天明与优质大叔共享新鲜牛奶和梳打饼干。她拥有无人能敌的侦查力,没人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她搜集资料的能力简直是个魔术。所有被调查者的资料烂熟于心,一旦发现任何值得挖掘的秘密,就会像巡弋飞弹一样朝目标前行。

若你就是现实中的莎兰德,你也许可以不理会三纲五常的成长教育,不穿侧收聚拢的钢圈海绵,不跟市侩嘴脸说早安,像黑夜中的独行蝙蝠一般自由潇洒。但悲剧的是,你注定会爱上某个人,为他在某个夜晚心碎,像个没用的废物。直到这时,你才发现你甚至没有学习过撒娇卖萌,也不知道“我爱你”三个字的延长音应该保持多久,如何向爱人表达愤怒,又可以不放大招伤及无辜。于是,即使赢得了万千敬重,在爱人面前莎兰德也只能是个loser,上天入地浑身是胆毫无用处,因为倔强注定了孤独,因为没人自信能战胜冷漠。莎兰德唯一能做的就是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消失在爱人的视线里,让他的名字成为又一枚纹身,永藏心底。

 萨兰德 立在斯德哥尔摩冷森森的夜里 


永不屈服,爆发力惊人,反映迅猛,聪明,目标明确 头脑永远都是清醒的 孤僻怪异


你或许有兴趣知道 我也有你们道德委员会那类的原则。我称之为萨兰德原则。其中一条是混蛋永远是混蛋,如果我能挖出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来伤害一个混蛋,那是他活该。


就硬件而言,这可说是手提电脑中的劳斯莱斯,不过真正吸引萨兰德非买它不可的原因,却单纯只是因为键盘有背光,即使在漆黑之中仍可看到字母。就这么简单,以前怎么从来没有人想到?


她的声音粗得像砂纸。布隆维斯特一辈子也忘不了她攻击时的脸。像猛兽似的呲牙咧嘴,乌黑的眼睛里光芒闪动。她像毒蜘蛛般快如闪电,再次挥杆时似乎全神贯注在猎物上,这回击中了马丁的肋骨


上中学之后,她有几次因为和同学打架被送回家。她班上比她强壮得多的男孩很快就记取教训,知道和那个瘦巴巴的女孩打架恐怕占不到便宜。和班上其他女孩不同的是,她从不退缩,也会毫不犹豫地用拳头或任何可取得的武器保护自己。她随时随地都是一副宁可被打死也不受任何委屈的样子。


在调查过程中布隆维斯特认识了矮小瘦弱的萨兰德,貌似问题少女,却是顶尖级的骇客,对电脑掌控出神入化,如跟魔鬼签了契约,有了她的协助,布隆维斯特的工作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他发现隐藏在了一个光鲜亮丽的显赫家族背后令人毛骨悚然的秘密。而龙纹身女孩萨兰德的身世与内心显然是另一个令人费解的谜


另一方面,她不喜欢谈论私事,因为到最后总会演变成打探她视为隐私的领域。"你几岁?" "你猜" ''你喜欢小甜甜布兰妮吗?“ ”谁?''”你觉得卡尔拉森的画怎么样?“”我从来没想过。“”你是同性恋吗?''”滚开“


鼻梁断了死不了。但头上有个洞还怎么活?


布隆维斯特于六点半醒来,没有闹钟却也只睡了三个小时。起床后激活笔记本电脑,打开“莉丝·萨兰德"文件夹看看有无回复。她说:” 谢谢你当我的朋友 “他顿时感觉到脊背上一股寒意窜了上来。这绝非他所期待的答案,看起来想诀别信。萨兰德独立对抗全世界!


她信任他。也许吧。她所信任的极少数人之一竟是自己想方设法要躲避的人,想想真叫人生气。紧接着她下定决心。要假装没有这个人存在,太荒谬了。如今见到他,她已经不再难过。她敞开大门,让他再次进入她的生活。


是啊,千万别和莉丝·萨兰德作对。她对待全世界人的态度是只要有人用枪威胁她,她就会拿出更大的枪,所以我才非常担心现在发生的事。


那时候我还是个尚未进入青春期、吓坏的小女孩,现在我长大了,随时可以杀了你。


萨兰德似乎向来将自己的私人领域划为危险地盘,他想到她皮夹克上的铆钉就像自卫机制,像刺猬的硬毛。这等于在暗示周边的每个人:别想碰我,会痛的。


狗屁!萨兰德可能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聪明的一个,她经常研究一些纯几何数学的公式,我一个都看不懂,她把这个当做休闲时的嗜好!


我不跟bitch说话,因为他们会故意扭曲我的话,然后攻击我


亚斯伯格症候群,亦称亚斯伯格综合症,我称它为“孤独病”,他们一生沉浸于自己所偏爱的事物里难以自拔,不与外界交流的同时也不被外界所理解,像牛顿那样没日没夜地在实验室工作甚至没有时间去结婚。爱因斯坦和牛顿都被认为是亚斯伯格症候群。 

如果要给Lisbeth一个身份,那么她是世界级的电脑黑客,如果要给她贴上一些标签,那么将会用到一下这些词汇:机敏过人,在数学和电脑方面有着卓越天赋,永远清醒,反应迅速,最重要的是,她永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像个复仇天使一样行走在人间,浑身长满了刺,却让人无比心疼。 


谨以此文献给Lisbeth Slander:我知道你不一定会幸福,但是一定平安喜乐。

她信任他。也许吧。她所信任的极少数人之一竟是自己想方设法要躲避的人,想想真叫人生气。 

紧接着她下定决心。要假装没有这个人存在,太荒谬了。如今见到他,她已不再难过。 

她敞开大门,让他再次进入她的生活。” 


她是莉丝.莎兰德。 

一百五十四厘米,四十二公斤。 

她有九处纹身,最得意的是一条盘龙,后来用镭射去除了一个黄蜂纹身。 

对了,她还有唇环,乳环,眉环,舌钉。

她是凡人,也是女人,不是神,更不是魔鬼。

她是毒品,会让人上瘾。 

所以,请别伤害她,别。 


她是一个模特神话,双腿不够挺直,身高只有169厘米,门牙之间有条清晰可见的缝隙……Kate Moss从来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标准美女。她之所以这样魅惑众生,更大程度是出于一向我行我素的作风。


十年磨一剑,只为赠佳人

odin 她长长的黑发垂下来  他温柔的牵起她的手 她白色素衣 星星血渍 眼泪留下来  铸剑者和剑客


总是躲在假发和华服后面的Gavin Friday,有一种不甚真实的美丽。他轻飘飘的嗓子带着gay singer特有的暧昧,虚无缥缈,混合在同样不着痕迹的音乐里,软绵绵的,飘过立刻就没了声息。Gavin Friday是爱尔兰出名的鬼才,他的音乐无一烙下了个人强烈的风格:出神入化的真假音转换,大量的效果器制造的dream pop乐风,时而浅吟低唱,时而高亢的多变编曲,带来一种神迹重回大地的幻境。更难得的是,他又是真实的,在MV里,总是浓妆艳抹的gavin friday低着头漫不经心的走动,不停的换着华丽的帽子,像女人一样扭动身姿,简直性感到了极点。他的音乐听起来,懒洋洋的,有点颓废,像午夜无声的雨,沉默,又潮湿,让人屏息,又忍不住浮想联翩。


公园里  


雅克·普雷维尔(法)  高行健 译


一千年一万年


也难以


诉说尽


这瞬间的永恒


你吻了我


我吻了你


在冬日朦胧的清晨


清晨在蒙苏利公园


公园在巴黎


巴黎是地上一座城


地球是天上一颗星


周子芳 芳一 南方 芳芳


早知道不说喜欢你,不然就可以天天看你、逗你



-DK2.9,DK2.8...轨道修正6,5,4,3,2...

-你看到4号行星了么?

-1。OULU,4号行星正在日出。

-收到。

-我希望你也在这里。


在我毁灭之前 我在这里等你


你突然发现自己再也见不到这个女人了 你开始伤心  哭泣 


他要有瘦削而苍白的脸,头发总是乱乱的,穿西装时自带一身书卷贵气,下一秒又换上衬衫T恤牛仔裤在后院弹吉他唱情歌,不常笑,因为一笑世界都要被融化掉。

春日和丽,马车穿梭彼世此世


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顾淳也说不清楚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他只是移不开眼睛。

  

觉得就这么看着他们,然后,心脏变得柔软起来,心情变得平和起来,好像清风从身边拂过,白云在天空中悠悠流淌,好像冬日的阳光洒在脸上,很温暖很温暖。

  

  

然后,乐百骁也醒了,他面无表情地穿衣,叠被。可是,当他经过王珉床铺的时候,竟一反往时地顿住了脚步,灵魂清醒过来……

  

他看了他们三秒,然后像是心情很好一样笑了笑,接着揉揉眼睛走了出去。

出自韦庄的诗【菩萨蛮】


如今却忆江南乐,

当时年少春衫薄。

骑马倚斜桥,

满楼红袖招。


翠屏金屈曲,

醉入花丛宿。

此度见花枝,

白头誓不归。


Jacques de Bascher不会设计,也没有创意,他只是拥有高高的品味和迷死人的魅力,他还拥有Yves Saint Laurent和 Karl Lagerfeld的心。

Karl经朋友在一次晚餐时认识了法国贵族Jacques de Bascher,他住在左岸的龙街,一个面积不大的双向公寓,面朝马路。Jacques迷人极了,这个不懂设计的美男子从此频频走进Karl的镜头前,花着Karl的钱,穿着他设计的衣服,摆着他喜欢的pose,他是dandy风格的不二代表,他们恋爱了吗?答案却是否定的,可以肯定的是,Karl被Jacques迷住了。

1973年,Karl的生日晚餐邀请了Yves和他的投资商Pierre Bergé,而Jacques穿着Yves穿过的衣服前来赴宴,23岁的Jacques和37岁的Yves恋爱了!他们的关系不是柏拉图式的,发疯的人居然不是Karl,而是Yves。他的生活变得更加迷乱,Jacques放任他自流,将他引入酒精和麻醉剂的深渊,从此再也不能自拔。

为什么Jacques没有选择生活节制的Karl,而选择了病态的Yves?因为Karl在两个人相处中,总是担任手执缰绳的人,他太过自我,也太过冷静,他理智得可怕,Jacques说过:“Karl的爱人是可乐和巧克力蛋糕。”他管Karl叫“凯撒大帝”,这个绰号一直流传到20世纪。Karl自己却说:“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爱人,我不和任何人谈恋爱。”在爱情价值观上,Jacques和Yves有共识。

1976年,Yves的精神状况再一次衰退,他一度退出公众的视线,只有很少的人见过他,他过得并不好,他住过美国人开在Neuilly的精神病院,这段经历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好,他的家人都被瞒住了。Yves有过自杀倾向,Pierre Bergé花费了许多精力维持生意和挽救Yves的健康,在整个1970年代和1980年代,Yves持续不断地产生经典,1940年代战争主题、“鸦片”香水、“毕加索”系列、中国元素和西班牙风格的再创造,这其中有意志的支撑,有爱情的刺激,也有竞争对手无形中的策动。

1989年9月3日清晨,Jacques因艾滋病死在Garches的医院里,Yves和Karl的生活开始走向黑暗,在整个1990年代,他们都很低迷。Karl开始不关注自己,发福的身材越来越不像样;Pierre Bergé向外界宣布将要寻找合适的对象,授权Yves Saint Laurent品牌,并且开始寻找适合的设计师。1990年代初期,人们关心Yves的出现频率胜过他的作品面世,他用药物代替酒精,在他谢幕时,有好几次需要Pierre Bergé将他一步步推到天桥上。2000年,Yves对时尚评论家Cathy Horyn说:“我在床上花的时间最多,我爱我的床!”他真不知道除了躺在床上醉生梦死、缅怀过去,还有什么事值得去做。


好莱坞星光大道,疾驰过一辆似乎失去了方向的敞篷车,沿途掉下各式小刀子、小型武器、蛇、红酒和名贵烟头——你不必怀疑自己的眼睛,那就是朱莉。一个心中有鬼的美女,眼角眉梢渲染着叛逆。如果她不做演员,你也会对她另眼看待:她的大眼睛、直翘鼻子、高的胸、长的腿;那似乎没有髋部却走得坚硬的步伐,那似捣碎的浆糊一样的声音,性感得让人麻醉。她是好莱坞的狂野之唇,是好莱坞的世纪末的主题——忍不住让人说:“在你被指控之前,让我吻你。” 


  安吉莉娜·朱莉,1975年出生,出生地Los Angeles。2岁时父母离了婚,她自幼跟随母亲长大。小时她是热力游戏“Kissy Girls”的一员,主动亲吻小男孩的经验她至今记忆犹新。5岁时朱莉开始涂口红,染头发,自我感觉“很女性化”。9岁时她学习表演,11岁时开始崇拜迈克尔·杰克逊,穿上钉满钉的皮夹克。她拼命地用各种离奇古怪的行为占满她的生活,因为她真的不敢想,忙完这些她会怎样打发日子。因为害怕这种动荡,她20岁便结了婚。但不久她又离婚了。这次人生冲击中,对朱莉来说是一大警醒——她从此理解了她那贵为影帝的父亲约翰·屈伏塔,父女俩相互扶持,朱莉开始敲好莱坞的门。“我对黑暗的东西想得更多,是因为我比谁都热爱生活,我左臂上纹刺着龙,左腕内侧纹刺着‘H’,因为我生命中最爱的两个人名字里都含有‘H’,我想这不过分。”你可以不相信,但不能没感觉。朱莉如此鲜活激越的生命,带给电影艺术有某种原始的惊喜。正像她指着左腕纹刺道:“这是我的通道。”指着比基尼上的拉丁文名言说:“它滋养我也毁了我。”指着T恤后背上自己划开的开口道:“”指着比基尼上的拉丁文名言说:“它滋养我也毁了我。”指着T恤后背上自己划开的开口道:“这是我的窗户。”这时你能不怜爱她吗?她没有靠奥斯卡影帝父亲(约翰·屈伏塔),她没有靠导演哥哥,她从不故做深沉。她演活了女同性恋者、女色狼、女艺人、神经智障者。这时我们真想对她下一个骄傲的定义,但她的眼神却分明反对;她仍旧悉心摆弄着那条叫Harry Dean Stanton的蛇,仿佛在说:“只有眼镜蛇理解眼镜蛇,只有美女理解美女。” 安吉莉娜·朱莉,她的誓言是黑牌子酒,她的做法是她吸剩下的名贵烟头。在她不负责任的横冲直撞里,我们看到一个雄纠纠的辣妹;她从不低头。难怪权威电影杂志赞美她拥有“最难以估价的嘴唇”——她的吻不见得香甜,但她一定吻得毫无保留。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杜拉斯


“谁是你心目中堪称完美的女人?”

“那是一个每天都在改变的像梦一样美好的人。”


“弗莱娅-贝阿·埃里克森 (Freja Beha Erichsen) 是那个纹身又穿刺、有着蓬松留海的、帅气无比、巨星气质的GUCCI女孩。”——艺术家考利尔·肖尔 (Collier Schorr) 如是为本次《i-D》2OO9年2月号弗莱娅-贝阿·埃里克森(Freja Beha Erichsen) 的专访做开场白。Freja:所有这些纹身都代表我人生中某些特定时刻,它们提醒着我那些美丽的瞬间或是人生的一课。